Re: Yo-Yo Ma Helps Arts in Schools in Chicago

马友友在重庆的演出结束后,我心情一直非常难过,我想这座城市的听众伤着他了,我觉得他再也不可能来了。当时我坐在二楼,亲眼目睹了种种状况百出,我非常想哭,这座城市市民的素质真的让人不堪,虽然马友友用幽默的方式化解了尴尬,但是我想他还是被伤着了,我想我以后只能去别的城市看他的演奏了,我难过了很久,不知道还要难过多久......